韓國PE業的“哈中”風

文/闞治東

    在最近的十年,國內流行著一股“哈韓”風,很多人尤其是國內青少年熱衷于韓國化的裝束、韓國化的化妝、韓國化的飾品、韓國化的音樂和影視,甚至吃飯也會選擇去韓國風味的餐廳,這些人在國內被稱為“哈韓族”。我早年從事證券業的時候曾去過韓國首爾市,也體會到韓國文化、消費領域的繁榮,但我更關心韓國金融市場發展程度以及他們對中國金融市場的看法,當時韓國的金融家和企業家們急迫了解的是中國的資本市場發展的問題,之后多年再沒去過韓國。

    今年6月下旬,我被韓國Money Today報社邀請前往韓國首爾市參加了他們與中國《融資中國》聯合主辦的《2012,中國論壇》。此行給我直觀感覺是韓國各方面變化很大——連貫漢江南北的大橋又多了幾座,江南已成為首爾市的金融綜合新區。但這不是最主要的,讓我留下更深刻印象的是——在中日韓這個東北亞最大的經濟區域中,韓國從最初對日本金融、文化的引入和“哈日”開始向中國傾斜,甚至我隱約感覺,至少在PE行業,韓國有一點點“哈中風”。

 

韓國金融屆的“哈中風”

    我們到達首爾市的當天晚上,韓國政府基金的董事長丁有信先生設宴熱情款待我們幾位來自中國的論壇演講人。丁先生管理的是政府背景的母基金,類似我們的政府引導基金,成立于2005年成立,總規模約15億美元。

    丁有信曾在中國清華讀EMBA,目前還在上海交大參加一些專業班的學習,他說班上同學都親熱地稱他為老丁,老丁中國話都能聽懂,但說起來不算太流利。他對自己當初選擇學中文感到非常自豪,20年他的很多同齡人并不相信未來經濟大發展時代是中國,而是選擇了美國發展。在幾杯紅酒下肚后,老丁就感嘆道:“真沒想到,中國發展這么快,中國時代真的來了!。”他告訴我們,中國的發展給韓國經濟發展帶來了巨大的機會,今天的韓國經濟對中國的依存度已經很高,可以說難以割舍。” 對于韓國對中國經濟的依賴,韓國金融委員會委員長金錫東同樣深有體會,在第二天論壇開幕式上他提到:去年韓國對中國出口規模為1340億美元,占總出口規模的24%,該數值已經超過對美國和歐洲的總出口額;韓國從中國的進口額為864億美元,占總進口額的17%,除去大部分原油進口的中東以外,為最大的進口對象國;金融方面,韓國有45個金融公司進入中國,在中國的分公司為66個,占海外分公司總數的19%。金錫東認為,即使不從直接的關聯性數據而言,中國通過美國、歐洲、日本等對韓國的經濟產生的影響力也決不能忽視。

    當晚作陪的還有金鎮夏先生,他是一個中國通,在中國已經陸續生活工作了20年,對中國經濟的發展有切身的體會,所以他漢語流利,措詞得當。金鎮夏先生是韓國Lindeman Asia基金的總裁、合伙人,他管理的基金也是韓國VC、PE行業中的佼佼者。該基金投資重點投資就在中國,側重于IT行業和中小型企業,其投資模式是通過股權形式為中國企業引入擁有高科技的韓國企業作為股東,目前已投資對象有手機游戲、圖像傳感器、汽車發動機零部件等13家企業。

    其實在這之前,金鎮夏就一直在投資中國,最早他代表東洋證券投資過我早年工作過的上海申銀證券發行的B股,也投資過中國的QFII。現在他的關注重點更是轉移到中國PE市場,金鎮夏還告訴我,今年7月之后他會帶20多位韓國的投資者和企業家到上海,并讓他們在中國待上20天,讓他們從各個方面了解中國,了解中國的投資機會。

    《2012,中國論壇》在首爾廣場酒店舉行,300多位參會者來自韓國各個方面,不少韓國嘉賓認為中韓這種對話對韓國金融公司、金融人才和企業尋找新的市場提供了新機會,韓國的PE基金、對沖基金等也有望在中國資本市場的舞臺上大展拳腳。

 

企業成功關鍵在于合作

    韓國三星經濟研究所有一份名為《在華韓國企業的經營現狀及啟示》的調研報告:在華盈利的韓國企業,認為成功的因素中最重要是高新技術,占29.6%,第二位的是良好的合作伙伴,占14.6%;而產生虧損的原因,第一位是流通渠道不通暢,占17.1%,第二位是缺乏合作伙伴,占16.2%。這也是我在論壇上想表達的意見,成功在于合作。

    與我之前文章中談到日本的企業一樣,韓國企業的優勢也在于掌握最新技術,劣勢是沒有掌握中國的流通渠道。與此相反,中國很多企業可能在技術稍遜于韓國企業,但他們熟悉本國的消費者群體和市場,具有本土市場渠道優勢。

    在韓國我們接觸了一些企業家,他們仍感到壓力且擔憂,雖然清楚中國有著龐大的市場和機會,但在中國投資越來越困難,競爭變成了紅海市場,激烈且機會難以把握。

    確實如此,中國現在成長起來一大批有競爭力的企業和企業家,他們不僅僅熟悉本土市場,而且也在不斷升級換代企業擁有的技術。我認為如果這時候外資企業還是像20多年前一樣,非要在中國設立全資公司與中國眾多民企展開競爭,獲得成功的概率會越來越小。所以我建議,若韓國的企業能夠把握中韓兩國企業合作發展的趨勢,以技術輸出形式,與中國企業形成以股權紐帶聯結的緊密合作關系,則可以分享到中國相關行業快速崛起的發展機會。

    在《2012,中國論壇》中,部分韓國嘉賓也認識到這個問題,隨著中國經濟地位和重要性的增加,圍繞中國而展開的國際社會的競爭也會更加激烈。因此,韓國的企業要講究發展的戰略戰術。論壇中還有些小插曲還體現企業之間合作還要求同存異,有一個韓國的嘉賓在談到兩國企業之間合作問題時,對中國企業財務制度等方面不規范的問題談得多了點,金鎮夏先生當場表達了他不同的看法,認為今天中國這方面問題并沒有這么嚴重。

 

韓國最大PE機構

    在韓國期間,我們應邀拜訪韓國產業銀行。韓國產業銀行成立于1954年,前身是1918年合并韓國農工銀行而成立的朝鮮殖產銀行。該行注冊資本92億美元,截止至2011年6月總資產1792億美元。韓國產業銀行是韓國唯一的政策性金融機構,擁有韓國國家等級一樣的準主權地位。該行成立初期目的是為了恢復戰后嚴重被破壞的國家經濟,此后為韓國政府的經濟開發政策服務,向社會提供間接資本和發展重工業所必需的大規模、長期性資本,在韓國的經濟發展中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目前,韓國產業銀行正在積極推進私營化體制改革,希望運用所積累的豐富經驗,發展為CIB型國際化投資銀行。同時構建向客戶提供銀行、證券、金融租賃、資產運營等多樣金融一站式服務的體制,為客戶提供所需的高品質綜合服務。目前韓國產業銀行在我國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設有分行。

    得知我們去首爾市開會,韓國產業銀行邀請我們到他們銀行看看,那天,我們參觀了該行總行大樓和該行歷史陳列館,負責中國PE業務的魯光根總經理和宋泓杰先生專程回國陪同參觀,歷史陳列館內,魯光根指著一張照片說:“你們住的樂天大酒店是我們總行的舊址”,隨后又指著一張由韓國總統簽發的該行行長任命文書,自豪地說:“我們的行長都是總統親自任命的!”。

    那天,我們與韓國產業銀行舉行業務洽談會。韓國產業銀行方出席洽談會的有該行負責PE業務的董事、副行長金圣泰先生,還有該行PE1部到5部的部長及中國代表。該行的PE投資部門成立于2005年3月,目前管理資金規模為55億美元,是韓國最大的PE投資機構。會談中,大家各自介紹了自己PE業務發展情況,坦率地對各自關心的問題交換了意見。韓國產業銀行的PE投資部門中國業務已經展開,他們認為尋找本土的合作伙伴非常重要,希望我們的東方匯富能夠成為他們在中國的戰略合作伙伴,我們欣然接受他們的建議。最后,我和金圣泰副行長各自作為代表簽署PE業務全面合作備忘錄,隨后小型招待酒會上金圣泰副行長更是頻頻舉杯表達他們合作的真誠愿望,氣氛輕松愉快,而其幾位下屬悄悄對我說,很長時間沒見他們行長這么高興了。

    韓國一行是我從事PE投資后首次走訪韓國,短短三日可謂走馬觀花,很難說對韓國PE有什么深入了解,但已深刻體會到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對韓國帶來的重大影響,感受了韓國PE同行對中國投資的興趣,這是作為中國人、尤其中國金融投資人的自豪,但今天的世界是平的,合作區域的跨國界,既然中韓金融屆和企業屆對兩國之間合作都寄予美好的愿望,我也相信,兩國PE人會對兩國中小企業之間的合作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


韓國PE業的“哈中”風

文/闞治東

    在最近的十年,國內流行著一股“哈韓”風,很多人尤其是國內青少年熱衷于韓國化的裝束、韓國化的化妝、韓國化的飾品、韓國化的音樂和影視,甚至吃飯也會選擇去韓國風味的餐廳,這些人在國內被稱為“哈韓族”。我早年從事證券業的時候曾去過韓國首爾市,也體會到韓國文化、消費領域的繁榮,但我更關心韓國金融市場發展程度以及他們對中國金融市場的看法,當時韓國的金融家和企業家們急迫了解的是中國的資本市場發展的問題,之后多年再沒去過韓國。

    今年6月下旬,我被韓國Money Today報社邀請前往韓國首爾市參加了他們與中國《融資中國》聯合主辦的《2012,中國論壇》。此行給我直觀感覺是韓國各方面變化很大——連貫漢江南北的大橋又多了幾座,江南已成為首爾市的金融綜合新區。但這不是最主要的,讓我留下更深刻印象的是——在中日韓這個東北亞最大的經濟區域中,韓國從最初對日本金融、文化的引入和“哈日”開始向中國傾斜,甚至我隱約感覺,至少在PE行業,韓國有一點點“哈中風”。

 

韓國金融屆的“哈中風”

    我們到達首爾市的當天晚上,韓國政府基金的董事長丁有信先生設宴熱情款待我們幾位來自中國的論壇演講人。丁先生管理的是政府背景的母基金,類似我們的政府引導基金,成立于2005年成立,總規模約15億美元。

    丁有信曾在中國清華讀EMBA,目前還在上海交大參加一些專業班的學習,他說班上同學都親熱地稱他為老丁,老丁中國話都能聽懂,但說起來不算太流利。他對自己當初選擇學中文感到非常自豪,20年他的很多同齡人并不相信未來經濟大發展時代是中國,而是選擇了美國發展。在幾杯紅酒下肚后,老丁就感嘆道:“真沒想到,中國發展這么快,中國時代真的來了!。”他告訴我們,中國的發展給韓國經濟發展帶來了巨大的機會,今天的韓國經濟對中國的依存度已經很高,可以說難以割舍。” 對于韓國對中國經濟的依賴,韓國金融委員會委員長金錫東同樣深有體會,在第二天論壇開幕式上他提到:去年韓國對中國出口規模為1340億美元,占總出口規模的24%,該數值已經超過對美國和歐洲的總出口額;韓國從中國的進口額為864億美元,占總進口額的17%,除去大部分原油進口的中東以外,為最大的進口對象國;金融方面,韓國有45個金融公司進入中國,在中國的分公司為66個,占海外分公司總數的19%。金錫東認為,即使不從直接的關聯性數據而言,中國通過美國、歐洲、日本等對韓國的經濟產生的影響力也決不能忽視。

    當晚作陪的還有金鎮夏先生,他是一個中國通,在中國已經陸續生活工作了20年,對中國經濟的發展有切身的體會,所以他漢語流利,措詞得當。金鎮夏先生是韓國Lindeman Asia基金的總裁、合伙人,他管理的基金也是韓國VC、PE行業中的佼佼者。該基金投資重點投資就在中國,側重于IT行業和中小型企業,其投資模式是通過股權形式為中國企業引入擁有高科技的韓國企業作為股東,目前已投資對象有手機游戲、圖像傳感器、汽車發動機零部件等13家企業。

    其實在這之前,金鎮夏就一直在投資中國,最早他代表東洋證券投資過我早年工作過的上海申銀證券發行的B股,也投資過中國的QFII。現在他的關注重點更是轉移到中國PE市場,金鎮夏還告訴我,今年7月之后他會帶20多位韓國的投資者和企業家到上海,并讓他們在中國待上20天,讓他們從各個方面了解中國,了解中國的投資機會。

    《2012,中國論壇》在首爾廣場酒店舉行,300多位參會者來自韓國各個方面,不少韓國嘉賓認為中韓這種對話對韓國金融公司、金融人才和企業尋找新的市場提供了新機會,韓國的PE基金、對沖基金等也有望在中國資本市場的舞臺上大展拳腳。

 

企業成功關鍵在于合作

    韓國三星經濟研究所有一份名為《在華韓國企業的經營現狀及啟示》的調研報告:在華盈利的韓國企業,認為成功的因素中最重要是高新技術,占29.6%,第二位的是良好的合作伙伴,占14.6%;而產生虧損的原因,第一位是流通渠道不通暢,占17.1%,第二位是缺乏合作伙伴,占16.2%。這也是我在論壇上想表達的意見,成功在于合作。

    與我之前文章中談到日本的企業一樣,韓國企業的優勢也在于掌握最新技術,劣勢是沒有掌握中國的流通渠道。與此相反,中國很多企業可能在技術稍遜于韓國企業,但他們熟悉本國的消費者群體和市場,具有本土市場渠道優勢。

    在韓國我們接觸了一些企業家,他們仍感到壓力且擔憂,雖然清楚中國有著龐大的市場和機會,但在中國投資越來越困難,競爭變成了紅海市場,激烈且機會難以把握。

    確實如此,中國現在成長起來一大批有競爭力的企業和企業家,他們不僅僅熟悉本土市場,而且也在不斷升級換代企業擁有的技術。我認為如果這時候外資企業還是像20多年前一樣,非要在中國設立全資公司與中國眾多民企展開競爭,獲得成功的概率會越來越小。所以我建議,若韓國的企業能夠把握中韓兩國企業合作發展的趨勢,以技術輸出形式,與中國企業形成以股權紐帶聯結的緊密合作關系,則可以分享到中國相關行業快速崛起的發展機會。

    在《2012,中國論壇》中,部分韓國嘉賓也認識到這個問題,隨著中國經濟地位和重要性的增加,圍繞中國而展開的國際社會的競爭也會更加激烈。因此,韓國的企業要講究發展的戰略戰術。論壇中還有些小插曲還體現企業之間合作還要求同存異,有一個韓國的嘉賓在談到兩國企業之間合作問題時,對中國企業財務制度等方面不規范的問題談得多了點,金鎮夏先生當場表達了他不同的看法,認為今天中國這方面問題并沒有這么嚴重。

 

韓國最大PE機構

    在韓國期間,我們應邀拜訪韓國產業銀行。韓國產業銀行成立于1954年,前身是1918年合并韓國農工銀行而成立的朝鮮殖產銀行。該行注冊資本92億美元,截止至2011年6月總資產1792億美元。韓國產業銀行是韓國唯一的政策性金融機構,擁有韓國國家等級一樣的準主權地位。該行成立初期目的是為了恢復戰后嚴重被破壞的國家經濟,此后為韓國政府的經濟開發政策服務,向社會提供間接資本和發展重工業所必需的大規模、長期性資本,在韓國的經濟發展中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目前,韓國產業銀行正在積極推進私營化體制改革,希望運用所積累的豐富經驗,發展為CIB型國際化投資銀行。同時構建向客戶提供銀行、證券、金融租賃、資產運營等多樣金融一站式服務的體制,為客戶提供所需的高品質綜合服務。目前韓國產業銀行在我國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設有分行。

    得知我們去首爾市開會,韓國產業銀行邀請我們到他們銀行看看,那天,我們參觀了該行總行大樓和該行歷史陳列館,負責中國PE業務的魯光根總經理和宋泓杰先生專程回國陪同參觀,歷史陳列館內,魯光根指著一張照片說:“你們住的樂天大酒店是我們總行的舊址”,隨后又指著一張由韓國總統簽發的該行行長任命文書,自豪地說:“我們的行長都是總統親自任命的!”。

    那天,我們與韓國產業銀行舉行業務洽談會。韓國產業銀行方出席洽談會的有該行負責PE業務的董事、副行長金圣泰先生,還有該行PE1部到5部的部長及中國代表。該行的PE投資部門成立于2005年3月,目前管理資金規模為55億美元,是韓國最大的PE投資機構。會談中,大家各自介紹了自己PE業務發展情況,坦率地對各自關心的問題交換了意見。韓國產業銀行的PE投資部門中國業務已經展開,他們認為尋找本土的合作伙伴非常重要,希望我們的東方匯富能夠成為他們在中國的戰略合作伙伴,我們欣然接受他們的建議。最后,我和金圣泰副行長各自作為代表簽署PE業務全面合作備忘錄,隨后小型招待酒會上金圣泰副行長更是頻頻舉杯表達他們合作的真誠愿望,氣氛輕松愉快,而其幾位下屬悄悄對我說,很長時間沒見他們行長這么高興了。

    韓國一行是我從事PE投資后首次走訪韓國,短短三日可謂走馬觀花,很難說對韓國PE有什么深入了解,但已深刻體會到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對韓國帶來的重大影響,感受了韓國PE同行對中國投資的興趣,這是作為中國人、尤其中國金融投資人的自豪,但今天的世界是平的,合作區域的跨國界,既然中韓金融屆和企業屆對兩國之間合作都寄予美好的愿望,我也相信,兩國PE人會對兩國中小企業之間的合作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


qq飞车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