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2017的十件大事:新規接連落地 行業格局生變

2017年對于私募業而言注定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十年前,一輪史無前例的大牛市,催生了第一波公募精英“奔私”潮,私募開始由“默默無聞”逐步發展壯大。十年后的2017年,這批同步奔私的基金經理有的已經躍升為百億私募的掌舵者,有的則是淹沒在了私募發展的歷史洪流之中,甚至退出了投資界,而他們的經歷正是私募十年發展的剪影。

如今,在這第十個年頭,私募行業相比于十年前已經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未來,私募業也將在新的起點上繼續前行。


那么,在這舉足輕重的第十年,私募業究竟有哪些新的大事件值得關注?(由于部分全年數據尚未更新,文中均以截稿前的最新數據為依據)


大事之一:私募基金比肩公募,管理規模逼近11萬億


私募經過十年來的發展,最大的變化無疑體管理規模的壯大。根據中國基金業協會公布的數據,私募基金實繳規模于八月底首次突破了十萬億。截至11月底,私募管理總規模高達10.9萬億元,單月上漲1300億元,今年以來增加3.01萬億,漲幅38%。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股權創投私募規模6.93萬億元,今年增長48%左右,證券私募則是縮水近18%,規模為2.28萬億元。

大事之二:百億私募數量再創新,證券私募巨頭格局生變


中國基金業協會數據顯示,到11月底,管理規模在100億及以上的私募有185家,比去年底增加了52家,創歷史新高。


據格上理財統計,截至三季度末,證券類百億私募共有27家,其中淡水泉投資、星石投資等老牌私募仍然堅守在列,大巖資本、泓信投資等無奈退出,源樂晟資產、凱豐資產、高毅資產等三家則是新晉百億私募之位。


大事之三:年內失聯私募再添234家,已有101家注銷登記


中國基金業協會2017年以來陸續公布了第11至17批失聯私募機構名單,年內被公告失聯私募再添234家。截至今年11月末,已有303家機構被列入失聯公告名單,并在協會官方網站(www.amac.org.cn)中予以列示。其中92家機構已被注銷登記;有9家機構已自行申請注銷登記。


大事之四:外資私募來襲,首只基金誕生


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表示,富達利泰已經于今年1月3日完成登記并通過審核,成為首家外商獨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此后,瑞銀、英仕曼、富敦、惠理、景順、路博邁和安本標準等多家外資私募基金管理機構接連落戶中國。


接下來,外資私募陸續推出了自己的私募產品。5月5日,富達旗下的WFOE富達利泰推出“富達中國債券1號私募基金”,成為國內首例債券型外資私募基金;11月20日,瑞銀資管旗下的“瑞銀中國股票精選私募基金一號”產品面世,我國境內第一只外資股票型私募基金正式誕生;12月11日,英仕曼發行的第一只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則是運用量化模型交易中國大宗商品期貨市場,成為第一只外商獨資量化私募。


大事之五:中基協要求同一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可兼營多種類型私募基金管理業務


3月31日,中國基金業協會發布的《私募基金登記備案相關問題解答(十三)》明確指出,私募基金管 理人只可備案與本機構已登記業務類型相符的私募基金,不可管理與本機構已登記業務類型不符的私募基金;同一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可兼營多種類型的私募基金管理業務。


基金業協會強調,若私募基金管理機構確有經營多類私募基金管理業務的實際、長期展業需要,可設立在人員團隊、業務系統、內控制度等方面滿足專業化管理要求的獨立經營主體,分別申請登記成為不同類型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大事之六:減持新規重磅來襲,定增類私募首當其中


5月27日,證監會發布《上市公司股東、董監高減持股份的若干規定》,同時上交所、深交所發布配套的《實施細則》,這是監管層繼2015年7月、2016年1月之后發布的新版減持新規,并對交易所加強減持監管提出了明確要求。


本次新規將適用范圍擴大至包括參與定增的股東、并對其信息披露和減持節奏等都做了嚴格的限制。新規之下,由于減持期限的延長以及減持比例受限等原因,Pre-IPO和定增基金等均受到明顯影響 。


大事之七:投資者適當性管理新規正式實施,私募合規成本再增


7月1日起,《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以及《基金募集機構投資者適當性管理實施指引(試行)》正式實施,按照規定,投資者需要區分為“普通投資者”與“專業投資者”,普通投資者需要完成投資者風險承受能力問卷。私募基金募集機構要嚴格履行投資者信息核查、產品風險等級劃分、風險測評問卷和基金合同重設等義務。


新規實施后,私募需要在系統改造、流程梳理、人員設置上加大投入,進一步增加了其合規成本。


具體而言,大型私募由于此前各項制度建設相對規范,新規實施前后,紛紛進行自主系統的改造升級,投入相比于公司豐厚的收益而言并不特別突出;小型私募系統建設主要依托第三方外包來實現,同時為了規范流程,需要增加專業人員,設置適當性管理崗位等,新增支出在其總支出中占比較大,面臨較大生存壓力。

大事之八:中基協明確私募不予登記6種情形,嚴控私募殼資源買賣


11月3日,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發布的《私募基金登記備案相關問題解答(十四)》提出三大監管要求:


第一, 建立不予登記制度,明確私募不予登記的6種情形,包括違規募資、兼營P2P等業務、高管近三年存在重大失信記錄等;

第二,確立問題機構和律師公示制度,曝光機構、律師名字和具體問題,律師累計為三家及以上問題機構出肯定意見,將被三年禁入;

第三,嚴控私募“殼資源”買賣,要求私募承諾在備案首只產品前,不能進行法定代表人等重大事項變更。

大事之九:大資管時代來臨,私募將走向規范化、合法化。


11月17日晚,央行會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外匯局等部門聯合發布了《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這個首次橫跨各類機構的綱領性文件,涵蓋了大資管業務的方方面面。其中涉及私募行業的條款主要包括以下幾點:


(1)合格投資者的門檻上升:(一)家庭金融資產不低于500萬元,或者近3年本人年均收入不低于40萬元,且具有2年以上投資經歷。(二)最近1年末凈資產不低于1000萬元的法人單位。

(2)在負債杠桿方面,征求意見稿對公募和私募產品的負債比例(總資產/凈資產)設定200%的上限,分級私募產品的負債比例上限為140%。

(3)在分級產品方面,開放式運作的、或者投資于單一投資標的、或者標準化資產投資占比50%以上的私募產品均不得進行份額分級。對可分級的私募產品,征求意見稿規定,固定收益類產品的分級比例不得超過3:1,權益類產品不得超過1:1,商品及金融衍生品類產品、混合類產品不得超過2:1。


大事之十:中基協發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須知》


12月22日,中國證券投資者基金業協會發布了《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須知》,明確重點事項規范性標準,明確了首只產品不能是顧問產品、高管不得隨意兼職、完成首只產品備案前不得變更實控人等,并要求私募在完成登記后10個工作日內和當地證監局取得聯系。



私募2017的十件大事:新規接連落地 行業格局生變

2017年對于私募業而言注定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十年前,一輪史無前例的大牛市,催生了第一波公募精英“奔私”潮,私募開始由“默默無聞”逐步發展壯大。十年后的2017年,這批同步奔私的基金經理有的已經躍升為百億私募的掌舵者,有的則是淹沒在了私募發展的歷史洪流之中,甚至退出了投資界,而他們的經歷正是私募十年發展的剪影。

如今,在這第十個年頭,私募行業相比于十年前已經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未來,私募業也將在新的起點上繼續前行。


那么,在這舉足輕重的第十年,私募業究竟有哪些新的大事件值得關注?(由于部分全年數據尚未更新,文中均以截稿前的最新數據為依據)


大事之一:私募基金比肩公募,管理規模逼近11萬億


私募經過十年來的發展,最大的變化無疑體管理規模的壯大。根據中國基金業協會公布的數據,私募基金實繳規模于八月底首次突破了十萬億。截至11月底,私募管理總規模高達10.9萬億元,單月上漲1300億元,今年以來增加3.01萬億,漲幅38%。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股權創投私募規模6.93萬億元,今年增長48%左右,證券私募則是縮水近18%,規模為2.28萬億元。

大事之二:百億私募數量再創新,證券私募巨頭格局生變


中國基金業協會數據顯示,到11月底,管理規模在100億及以上的私募有185家,比去年底增加了52家,創歷史新高。


據格上理財統計,截至三季度末,證券類百億私募共有27家,其中淡水泉投資、星石投資等老牌私募仍然堅守在列,大巖資本、泓信投資等無奈退出,源樂晟資產、凱豐資產、高毅資產等三家則是新晉百億私募之位。


大事之三:年內失聯私募再添234家,已有101家注銷登記


中國基金業協會2017年以來陸續公布了第11至17批失聯私募機構名單,年內被公告失聯私募再添234家。截至今年11月末,已有303家機構被列入失聯公告名單,并在協會官方網站(www.amac.org.cn)中予以列示。其中92家機構已被注銷登記;有9家機構已自行申請注銷登記。


大事之四:外資私募來襲,首只基金誕生


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表示,富達利泰已經于今年1月3日完成登記并通過審核,成為首家外商獨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此后,瑞銀、英仕曼、富敦、惠理、景順、路博邁和安本標準等多家外資私募基金管理機構接連落戶中國。


接下來,外資私募陸續推出了自己的私募產品。5月5日,富達旗下的WFOE富達利泰推出“富達中國債券1號私募基金”,成為國內首例債券型外資私募基金;11月20日,瑞銀資管旗下的“瑞銀中國股票精選私募基金一號”產品面世,我國境內第一只外資股票型私募基金正式誕生;12月11日,英仕曼發行的第一只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則是運用量化模型交易中國大宗商品期貨市場,成為第一只外商獨資量化私募。


大事之五:中基協要求同一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可兼營多種類型私募基金管理業務


3月31日,中國基金業協會發布的《私募基金登記備案相關問題解答(十三)》明確指出,私募基金管 理人只可備案與本機構已登記業務類型相符的私募基金,不可管理與本機構已登記業務類型不符的私募基金;同一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可兼營多種類型的私募基金管理業務。


基金業協會強調,若私募基金管理機構確有經營多類私募基金管理業務的實際、長期展業需要,可設立在人員團隊、業務系統、內控制度等方面滿足專業化管理要求的獨立經營主體,分別申請登記成為不同類型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大事之六:減持新規重磅來襲,定增類私募首當其中


5月27日,證監會發布《上市公司股東、董監高減持股份的若干規定》,同時上交所、深交所發布配套的《實施細則》,這是監管層繼2015年7月、2016年1月之后發布的新版減持新規,并對交易所加強減持監管提出了明確要求。


本次新規將適用范圍擴大至包括參與定增的股東、并對其信息披露和減持節奏等都做了嚴格的限制。新規之下,由于減持期限的延長以及減持比例受限等原因,Pre-IPO和定增基金等均受到明顯影響 。


大事之七:投資者適當性管理新規正式實施,私募合規成本再增


7月1日起,《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以及《基金募集機構投資者適當性管理實施指引(試行)》正式實施,按照規定,投資者需要區分為“普通投資者”與“專業投資者”,普通投資者需要完成投資者風險承受能力問卷。私募基金募集機構要嚴格履行投資者信息核查、產品風險等級劃分、風險測評問卷和基金合同重設等義務。


新規實施后,私募需要在系統改造、流程梳理、人員設置上加大投入,進一步增加了其合規成本。


具體而言,大型私募由于此前各項制度建設相對規范,新規實施前后,紛紛進行自主系統的改造升級,投入相比于公司豐厚的收益而言并不特別突出;小型私募系統建設主要依托第三方外包來實現,同時為了規范流程,需要增加專業人員,設置適當性管理崗位等,新增支出在其總支出中占比較大,面臨較大生存壓力。

大事之八:中基協明確私募不予登記6種情形,嚴控私募殼資源買賣


11月3日,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發布的《私募基金登記備案相關問題解答(十四)》提出三大監管要求:


第一, 建立不予登記制度,明確私募不予登記的6種情形,包括違規募資、兼營P2P等業務、高管近三年存在重大失信記錄等;

第二,確立問題機構和律師公示制度,曝光機構、律師名字和具體問題,律師累計為三家及以上問題機構出肯定意見,將被三年禁入;

第三,嚴控私募“殼資源”買賣,要求私募承諾在備案首只產品前,不能進行法定代表人等重大事項變更。

大事之九:大資管時代來臨,私募將走向規范化、合法化。


11月17日晚,央行會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外匯局等部門聯合發布了《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這個首次橫跨各類機構的綱領性文件,涵蓋了大資管業務的方方面面。其中涉及私募行業的條款主要包括以下幾點:


(1)合格投資者的門檻上升:(一)家庭金融資產不低于500萬元,或者近3年本人年均收入不低于40萬元,且具有2年以上投資經歷。(二)最近1年末凈資產不低于1000萬元的法人單位。

(2)在負債杠桿方面,征求意見稿對公募和私募產品的負債比例(總資產/凈資產)設定200%的上限,分級私募產品的負債比例上限為140%。

(3)在分級產品方面,開放式運作的、或者投資于單一投資標的、或者標準化資產投資占比50%以上的私募產品均不得進行份額分級。對可分級的私募產品,征求意見稿規定,固定收益類產品的分級比例不得超過3:1,權益類產品不得超過1:1,商品及金融衍生品類產品、混合類產品不得超過2:1。


大事之十:中基協發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須知》


12月22日,中國證券投資者基金業協會發布了《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須知》,明確重點事項規范性標準,明確了首只產品不能是顧問產品、高管不得隨意兼職、完成首只產品備案前不得變更實控人等,并要求私募在完成登記后10個工作日內和當地證監局取得聯系。



qq飞车主题曲